特傳 西漾 <惡夢>(下)

 

西瑞知道,那個被他稱為小弟的人,沒有打從心底厭惡過他。

半是無奈半是妥協,偶爾還會被他的裝瘋賣傻惹毛,卻不曾刻意的討好或疏遠。

所謂的朋友……大概就像這樣吧?除了自家人以外,他從沒有和一個人相處那麼長的時間。畢竟出生在殺手世家,就算和幾個兄姊相比已經輕鬆許多,訓練和工作還是佔了他生活絕大部分的時間,也沒有什麼機會和同齡的人相處。

所以,漾算是他的第一個朋友。

啊,說不定還有一點點的、不同於朋友的好感吧。

不太擅長糾結太複雜的情感,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

他很喜歡和褚冥漾相處時的氛圍、很喜歡褚冥漾這個人。

 

一路看著褚冥漾的成長,從一開始下意識的自我否定到如今的堅強,當中的努力和掙扎,他總是靜靜看著,適時且不著痕跡的拉一把。

啊,不過就漾~看來,自己搗亂的成份居多吧……畢竟在一旁扶持著的,一直是那位冰與炎的殿下。不過這樣正合他的意。

靠得太近,不管是他或那個妖師小弟,都會很累。

 

其實,自己很會拿捏距離,扮演褚冥漾以為的、大而化之又熱血過頭的友人。

或許不該說扮演,他的情形比較像是把個性裡頭比較正面的部分放大,掩蓋掉會讓對方害怕的成分。

嘻笑著、玩鬧著的朋友......這是他給自己的定位,在面對褚冥漾時,最讓自己安心的距離。

 

但也就這樣……無法再靠近了。

 

潛藏的暴虐用不著向褚冥漾揭示,反正那人看見的,是西瑞。羅耶伊亞這個人,不是人人懼怕的殺手。

雖然有時壓抑的很勉強,也曾經因為失控誤傷過被他視為朋友的那人,但總的來說,他對自己的自制力很滿意。

 

他們會一直是好朋友吧?

雖然有點不滿四眼書呆那群人啦……不過漾~也很喜歡他們,所以就算了。

那個黑袍的學長比他先認識漾,凡是有先來後到……嗯,好像不是這樣用的,總之計較太多不是男子漢。

 

圍繞在褚冥漾身邊的人不少,他也不是褚冥漾最在意的一個。

反正,漾~的搭檔是本大爺啊!在九瀾揶揄他時,他總理之氣壯地回嗆。

不是最親近也不是最重要,但他相信兩人會一直走下去。

 

但最近暗殺的對象,他家老頭都有意無意的安排差不多的目標。

人族、清秀又顯得怯懦的少年……和他喜歡親近的那人有著相似的外貌和氣質。

明明知道再怎麼相似,他們終究不是那個面露無奈,卻不曾厭惡他的妖師少年。

可每每割開蒼白面容下脆弱的咽喉,西瑞心中總會泛起無以名狀的惶恐。

 

如果有人重金委託,要他殺了褚冥漾、那個未成氣候的妖師------是的,這不是不可能------那他又該怎麼做?

即使他不願意接下委託,族裡其他人也會接下單子,或者,由他老爸親自下達追殺令。

 

抹殺一個人很簡單:出奇不意的一刀、壓迫頸部,或者一段時間的絕食,都能讓一條生命走向終結。

而保護一個人所要背負的負擔過於沉重,能確實達到目的的人寥寥可數。

奪取一條生命只需一擊,而保護一個人卻要為他使出無數的『一擊』來打敗迎面而來的敵人。

他自信卻不自大,明白自己不可能真和整個家族為敵。

 

那是警告,西瑞默默地想。

 

那老頭嚴厲禁止他過於接近妖師的先天能力繼承者,在屢次勸說無果後轉為無聲的威脅。

該死……他在心底罵道,卻無法做任何事。

 

就算知道褚冥漾妖師的身分,他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他的小弟就算有什麼毀天滅地的大絕,也不會真的做出什麼大事來。

為什麼大多數的人都不懂……明明多相處些,就可以知道他們眼中邪惡的妖師溫和到有些怯懦,幾乎可以用純良來形容了。

「哈,那啥形容詞……」扒了下色彩鮮艷的頭髮,他忍不住吐槽。

如果可以變的更強,應該就能保護他了......

西瑞愣了下,隨即很不像自己的長嘆口氣。

 

「漾~是小弟、可不是女人啊……」

------別用這樣的愛護侮辱了他。

 

思緒太多也太雜,西瑞大字形的後仰,倒在白園的草地上,用會驚擾大氣精靈的動作在上頭翻滾。

真是煩死人了!

 

「我說,白園的草地和你沒仇吧……西瑞?」這一年多來差不多聽習慣的聲音自頭頂響起,有些擔憂和無奈。

俯身對視的少年遮住大半陽光,看著不頂漂亮卻溫和順眼的臉孔,讓他的心情好上許多。

「本大爺想說這樣滾著滾著,沒準會悟出絕世武功一統江湖之類的~」皮皮的笑了下,西瑞打算敷衍過去。

 

基本上等對方毫不客氣地吐槽或白眼後,他再把話題扯到另一邊就沒問題了。

沒必要讓自己的煩惱沾上對方。

但今天,一向很好打發的褚冥漾卻沒被他呼嚨過去。

 

「話說回來,這幾天你怎麼沒來學校?」

「真不愧是本大爺的小弟,一心向著本大爺呢!」

「並沒有。」有些遲疑的,褚冥漾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平常就很怪了,今天更不對勁……」

「啊就吃太多了不舒服咩。」然後他收到一枚白眼。

西瑞閉上眼睛,好一陣子沒說話。

隨後他感覺一旁的白色草地窸窣了幾聲,同年紀的友人坐了下來。

 

「漾,如果哪天我不得不殺你,你要記得拿那把水槍打回來喔。」想了很多,說出來的還是沒頭沒腦的一句。

「……就說米納斯不是水槍了。」沒重點外加沒好氣地頂了回去,「等等,你該不會因為這件事心情不好吧?」

「……只是想漾~太弱了,本大爺會打不過癮。」

「真沒禮貌。不過,其實這一類的事,也不是沒想過啦……畢竟妖師的名聲從沒好過,有人雇殺手也沒什麼新奇的。

讓西瑞來殺我感覺就很怪,到時候打不過我會逃走……雖然有點廢啦。」

「你逃不了。」難得沒有說笑,他一臉認真地看著身旁的友人。

 

逃不了的。

 

「真到那天老姐和大家不會袖手旁觀的。而且,我也不會永遠原地踏步啊。」少年笑了下,「鬼族大軍都打過了,沒道理乖乖被那些人打著玩------大不了直接殺去你家,逼問出下單的人打到他撤回委託不就好了?」

 

啊嘞?

西瑞難得感到無言。

這貨真被他和那群為所欲為的好友同學帶壞了,連這種話都講得順口。

然後,他笑了出聲,笑聲還有變大的趨勢。

 

漾~真的變很多,明明他是最清楚的人,還擔心成這樣實在太不像話了。

讓自己太過在意的結果,竟然變的患得患失起來。

明明不是什麼大事還煩成這樣,自己的腦袋果然不大好使啊……

 

「哈,到時本大爺陪你打過去好了------早就看家裡老頭和老大不爽了!」

「這根本借題發揮吧太過分了你!」

「果然有小弟陪著一起闖蕩比較不無聊~」

「就說了我不是你小弟------」

 

笑鬧中,他注意到自家三哥傳來的簡訊。

 

西瑞小弟,我回去找人補給點內臟後,老頭子答應不找你和褚小朋友的麻煩了喔~~

不用太感謝三哥我。啊,如果堅持要送謝禮的話麻煩給我你的右手……

總之快點恢復啦,不然逗弄起來不好玩。

要和褚小朋友好好相處,可別欺負人家啊……

 

順手回了個靠字,他對著螢幕咧嘴哼笑。

 

困擾著他的噩夢畫面變得模糊不清,心情也恢復了明朗。

不得不說,他其實蠻好打發的。

 

 

 

    金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