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西漾 <惡夢>(上)

 

理所當然的強悍、理所當然的張狂。

無視於眼前所有唾罵和討饒,西瑞。羅耶伊亞閃過往他身上招呼的武器,用最快速度衝向這次暗殺任務的目標們,在對方尚未反應前削下凝滯錯愕與驚恐的頭顱,不久後他便殺盡在場的所有人。

 

但任務尚未結束。

他被下達的指令是殺光這個組織的所有人,包括頭領和尚未繼任的少當家。

 

不用明白下單的人有何目的,也從不需明白。

 

一個稱職的殺手,並不需要在意這些。

 

他是暗殺者羅耶伊亞家的直系成員,從小的教育告訴他只要做好唯一的工作、也就是暗殺即可。

 

殺人的動機、內幕,是雇主該糾結的事,他們該思考的是殺人的手法及技巧。

而關於這方面,他、他頂頭的兄姊們,都有絕對的把握。

 

西瑞放輕腳步,潛入大樓的頂層。

任務的最大目標,首領以及少當家。

 

一個男人冷靜地看著他,向知道他一定會出現似的。

沒有求饒也沒有破口大罵,男人只是緩緩閉上眼睛。

 

最後在他耳邊響起的,是稚弱的啼哭,隱約聽到父親二字。

下瞬,他感受到身首分離的失衡感。

男子淡淡的嘆息。

真是,明明要他躲好的……

 

直接打破衣櫃,西瑞冷冷地看著躲在裏頭的人。

原以為,被稱為少當家的,應該會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沒想到竟然是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男孩子。

 

他的猶豫只有一瞬。

不過眨眼的時間,男孩和那個應該是他父親的人一樣,靜靜倒在血泊之中。

但完成任務的西瑞沒有太多開心的情緒。

染血的頭顱滾到他腳邊。

黑髮黑眼,有些怯弱和蒼白的面容,讓他直覺聯想到學院裡的某人。

甩甩頭,他自嘲的笑了聲。

 

不過有些相似而已……

 

 

他已經翹了三天的課。

其實對其他人而言,自已的舉動應該不令人驚訝。

------或者說,冠上殺手惡名的他像一般人一樣乖乖上課,才是一件弔詭的事吧?

 

但那個讓人忌憚的班長對他下了最大通牒:如果今天點名沒讓我看到你的話,後果自己看著辦喔~

面對擺明是威脅的簡訊,他忍不住嘖了一聲。

 

他本來就打算今天回學校的,現在回去反而像屈服於那個班長似的,一整個窩囊起來。

「西瑞小弟,褚小朋友有問你怎麼沒去上課喔。」勾搭著自家小弟的肩膀,九瀾有些試探的問道。

「哈,就說還是本大爺的小弟上道~」

 

雖然語氣一如往常囂張,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敷衍。

想當然爾,九瀾發現了。

「話說回來,怎麼不多放幾天假?怎麼看西瑞小弟都不像那種認真的小孩子……」

「與其要本大爺待在家裡聽臭老頭碎念,還不如回學校閒晃。」

 

「不過還沒完全消失喔,西瑞小弟身上的氣息。」

九瀾饒有興味的盯著自家小弟。

 

看來這次老頭給的單不小。

他態度囂張的幼弟收工至今,身上的血腥為久久不散。

那種殺戮後的狂暴氣息到現在仍能輕易察覺。

------當然,是就同為殺手的敏銳度而言。

 

「看來短短三天還是不太夠,要不要三哥我幫你請個假?」

拍拍西瑞的肩膀,九瀾笑得有些戲謔。

「難得看你這麼失常……和褚小朋友有關?」

 

聞言,西瑞腦中浮現被自己梟首的頭顱,上頭有著一張熟悉的臉孔。

不盡然完全一樣,卻已經讓他震撼。

 

想起這幾天的夢境,他的心情更加煩躁。

「關本大爺的小弟什麼事啊?混蛋老三!」冷不防往九瀾踢過去。

 

「喔呀,西瑞小弟會不會太暴躁了?」看來猜中了。

隔著一簾厚厚的瀏海,九瀾依舊準確閃過踢過來的腳。

「用不著這麼生氣嘛~西瑞小弟難得會在意別人,而且褚小朋友也挺可愛的,三哥就幫你一回好了。」

「說什麼鬼話!」西瑞甩出獸爪揮了過去。

 

懶洋洋地抓住攻擊他的手,九瀾挑眉。

「西瑞小弟現在的狀況真的不太穩定,不小心嚇著人家的話,對巡司也不好交代。」

他收緊力道。

「聽說你以前曾不小心抓傷褚小朋友……你總不希望類似的事再發生吧?」

 

隱隱有些不悅,九瀾心想老頭子到底丟了什麼任務給自家小弟,到現在人都還有些怪怪的。

 

自從他們老爹知道家裡最小的兒子和惡名昭彰的妖師混在一起(雖然他怎麼看都是小弟在騷擾人家),那個頑固的老頭子就對他小弟越發嚴格,也常三不五時塞一堆工作下來,硬把人從學園拉開。

 

他不是不明白老頭子的想法,但最近真的有點過分了。

「總之,先讓自己冷靜一下,你班長那邊我會幫忙請假。」

見那顆讓他不予置評的彩色鋼刷頭上下晃了晃表示有聽到提議,九瀾難得放柔聲音。

「好啦,不是要到處晃晃?快去吧,在休息個一天應該就沒事了。」

他這才放開被自己掐到快瘀青的爪子。

 

許久,他聽到低頭不語的孩子悶悶地喊了聲。

「老三……」

「嗯?」

「馬的剛才那語氣是要噁心死本大爺嘛!真是……」

 

囂張的轉過身,口氣依然很衝,但多少冷靜下來的西瑞隨意揮了下手。

「……不過謝啦,老三。」他現在,真的需要獨處一陣子。

「沒禮貌,要叫三哥。」九瀾揚起一抹笑意。

 

 

 

    金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