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沒尾的小短篇

雖然是宗三攻但沒有插入

有綑綁足部PLAY劇情,不喜誤入

以上

 

***

 

新來的刀似乎有一些上不了臺面的興趣。

 

德川家從來不缺名刀,可靈力足以成為付喪神並且擁有人形的不過寥寥幾把,例如先前共處過,如今已歸皇室所有的吉光太刀就是。

 

而像這樣深染人類惡癖的刀更是罕見。

宗三敢說,名為龜甲貞宗的付喪神怪異程度比起尋常人類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富麗堂皇的隔間裡,宗三拿起紅繩套住龜甲貞宗的脖子。

 

沒有勒到喘不過氣,但扯動時不得不隨紅繩傾身,緊緊套牢任人擺佈的樣子跟家畜無異。

一絲不掛、無比順從地站在自己面前,因為自己的舉動呼出熱氣,按捺著興奮不已的情緒。

 

在需要的地方打上幾個結,從前方繞過腿間,再穿回脖子預留的繩縫。

隨著前後交叉穿引,紅繩像有生命力似的爬滿青年白皙的軀體,陷入每一處綁縛的肌膚,預留的長度恰恰能將手綁縛在腰後。

 

「宗三閣下真的……嗯哼、非常善於此道呢。」

「不熟練也被你弄到熟練了。」

再多綁個幾次,宗三都相信自己閉起眼睛也能綁出一定水準了。

 

「不不,這種恰到好處的疼痛跟刺激,可不是隨便就能掌握的……啊哈,我果然沒看走眼啊……」

 

龜甲貞宗不吝於讚美如此配合他興趣的同僚,雀躍的語氣像是非常享受被緊勒的感覺……雖然他也的確樂在其中

 

最後連大腿都被用另一段繩子限制活動,按倒在地後只能勉強挪動膝蓋前進。

 

「作為交換,該由我服務宗三閣下才是。」

 

艱難的匍匐到宗三腿間,刻意在私密處綁出的繩結因為動作不停摩擦穴口,粗糙的繩面帶給龜甲貞宗不小的刺激,讓他發出愉悅的低哼。

 

眼前的青年衣服早就大敞,不管胸前的刻印或腿間刻劃的字樣都一覽無遺。

 

對應本體刀柄處所刻的「永禄三年五月十九日義元討補刻彼所持刀 織田尾張守信長」,宗三腿根處有著像被鑿劃的傷痕,一整排的字看上去讓人發怵。

 

啊啊,不過這也證明宗三左文字被深愛著吧。沒有半點排斥,他低頭舔弄對方猙獰的傷痕,流連著遲遲不舔弄腿間尚無反應的性器。

 

舌尖明顯地感覺到字凹陷於皮膚的觸感,不難想像當初造成擁有五感的付喪神多大的痛楚。

 

想著,龜甲貞宗激動到微微顫抖。

 

帶著持有者愛意的無價的痛楚……

還真是讓人羨慕不已呢。

 

白到病態的長腿猛地勾住他背上的繩子,給予過激的拉扯。

驟然勒住脖子的感覺讓龜甲貞宗有點慌亂,但喉頭緊縮生理性的乾嘔於他人面前,帶給他的屈辱又讓他感到飄飄然。

 

生氣了啊。

只要提到那位大人,宗三總會怒目而視。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偶爾會刻意這樣惹怒對方,畢竟睥睨而微怒的眼神會讓屈辱感加強許多,每次龜甲貞宗都會覺得腦袋暈呼呼的,下腹著火似的滾著脹痛與熱度。

 

目光仍注視著百看不膩的傷痕,他情不自禁的低語。

「要是能被那樣對待……一定很幸福吧……」

 

「雖然早看透你是故意的,但還是會生氣呢。」

明明知道這樣正中對方下懷,宗三依舊隨之起舞。

 

「------說這麼多,不就是希望我堵住這張嘴嗎?」

 

將足尖塞入龜甲貞宗口中,用腳趾夾住舌頭,用力拉扯。

 

滑軟的舌很難夾牢,幸好每每要滑開時對方都很主動的把舌頭抵入趾縫,還央求似地舔拭一番。

口腔溫熱又濕潤,像踩進了泥濘之中。

舌面粗糙的觸感從腳趾傳到腦裡,算不上噁心但起碼是很奇妙的體驗。

 

忍不住,又把腳塞得更深一些,大張的嘴讓青年俊秀的臉變得扭曲。

 

果不其然聽到龜甲貞宗疼痛又興奮的嗚咽幾聲,不安扭動著身體,連勃起的性器看上去都快要射精。

 

為何會有人喜歡這樣?

宗三用探究並疑惑的表情看著,不明白怎麼會有人這麼樂於讓自己沉浸在羞辱跟疼痛之中。

將自己的癡態赤裸裸地暴露在他人面前,明明就是該引以為懼,龜甲貞宗卻顯得十分愉悅。

 

第一次見到他胸前的刻印,龜甲貞宗發自內心讚美,卻被他以為是嘲諷。

幾經接觸後發現對方真的非常羨慕,反而讓他疑惑不已。

 

對方曾說過,不帶愛意的痛楚是沒有價值的。

但這真的代表他所受的疼痛源自於舊主的愛嗎?

 

那自己這僅僅因為好奇、無可無不可的施予對方痛楚與羞辱,又能帶有幾分愛意?

 

「果然,還是無法理解呢……」

 

宗三感嘆道,任憑對方積忍許久的白濁噴濺到自己衣服上。

 

 

    金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