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AU

青江、鶴丸、鶯丸性轉

高中生大包平,OL鶯丸

以上

------------

 

 

 

接到同住的表姊傳過來的簡訊,大包平立刻向社團告假,衝到路口攔了輛計程

車趕到醫院。

 

詢問櫃檯人員後沿著指示牌快步走向骨科門診,沒多久大包平就在休息區看見熟悉的身影。

二十出頭的年輕女性坐在椅上,還沒換下的套裝襯衫沾了點灰塵,左手的袖子被捲到上臂,手腕跟前臂已經打上石膏,正被吊帶固定在腹部前方的位置。

 

看到他時那雙杏眼微微睜大,而後舉起沒受傷的手朝他揮了揮。

 

「嗨。」

「嗨什麼……出這麼大的事怎麼只傳簡訊給我!?醫生看過後有沒有說什麼?不要緊吧?

「別這麼大嗓門,這裡是醫院。還有,一次問這麼多問題讓我該怎麼回答?

「鶯丸!

 

「好好,冷靜一點。」把人拉到旁邊的位置坐下,被少年喚作鶯丸的女性已經很習慣少年的急性子,熟練地安撫道:「沒什麼,替辦公室換燈泡結果不小心踩空,跌下來時稍微去撞到而已,醫生也說過不用開刀,真的沒事。」

 

本來只是要大包平自己在外解決晚餐而已,結果大包平一看到訊息連社團課都不上直接翹課趕過來。

 

「計程車錢很貴吧,晚點我再還你。」高中生還是愛玩的階段,從學校搭計程車趕來這裡估計這個月的零用錢就花去大半了。總不好讓一個孩子負擔這些。

「不用。在你家白吃白住也不見你計較這麼多,一點小錢……喂喂,不要翻我口袋!放開……可惡,竟然直接塞錢進去……

 

礙於對方的傷勢也不敢拉拉扯扯,少年只能看著自己的錢包被塞進幾張大鈔, 然後放回立領制服的口袋。

 

待鶯丸的同事辦完手續回來,目睹對方怎麼玩小孩並且看過癮後帶著賊笑把人牽到旁邊。

 

秉持八卦精神跟友愛同事的責任感,五条鶴丸湊到鶯丸耳邊低聲道:「什麼嘛,有人接送我就安心多了。不過還真是嚇我一跳……我們辦公室之花有個高中生男友的傳聞是真的。」

「哪來的八卦消息?」再說辦公室之花是什麼東西?

「青江跟我看到的,上次看到你帶著高中生小男友在超市買菜,基於同事愛我們一路跟在後頭用眼神守護著你們。」

「說是八卦,也只有你們在交流而已吧?

「當然,這麼有趣的事讓其他人攪局可就不好玩了。」五条鶴丸豎起拇指。

 

不怎麼擔心所謂的「秘密」被鶴丸跟另一位同事知道,她在鶴丸的攙扶下走出醫院。

 

兩個同事看上去很歡脫,但處事跟人精似的,自然明白這種事傳到別人耳裡的嚴重性可大可小,照她倆的個性只會默默看好戲而已,並不是會到處宣揚的那種人。

 

「不說說小男友的事嗎?」悄悄看了跟在後頭的高中生一眼,鶴丸表情促狹。

「這邊學區不錯,但是讓他一個人在外租房子我爸媽不放心,雙方家長協調後就讓大包平和我一起住了。」

「這麼說來他是?」謎底幾乎揭曉,鶴丸顯得有些失望。

「遠房表弟。」聳了聳一邊肩膀,鶯丸對同事兼友人的失望不為所動。

 

期待落空讓鶴丸沉默了幾秒,而後又重新振作起來。

 

「不過一聽到你出事就立刻趕過來,感覺還有戲。」

「怎麼不見你對青江的戀情這麼熱衷?

「唉,她也就嘴上厲害而已,真讓她得手不知道還要等到何時。」說罷,鶴丸對她眨了眨眼,「相較之下你這邊更有趣一些,不是嗎?

 

感覺很有趣。

鶯丸覺得整段對話的重點應該就這幾個字而已,沒別的了。

 

將兩人載回公寓大廈,鶴丸向大包平交待了醫生的囑咐,沒有跟上樓的意思。

意外來的突然,鶯丸手邊還有一些工作尚未完成,折回公司幫忙也是情理之內的事。

 

「桌上那些文件就麻煩你們了。」

「反正也只剩收尾的地方而已,小事。」

 

再說,接手兩人工作的青江還等著她帶第一手消息回去呢。

 

◇◇◇

 

本想背起對方走上台階,被拒絕後大包平一手拿著書包跟鶯丸的袋子,一手攙扶腳踝輕微扭傷的鶯丸,在大樓管理員的協助下搭上了電梯。

 

翻出鑰匙打開門鎖,鶯丸坐在玄關脫下高跟鞋,揉了揉扭傷的地方。

提著東西關上門,見鶯丸皺眉忍耐的樣子,大包平果斷蹲下來關切。

 

「剛才在醫院怎麼不順便請醫生幫你看看?

「那時光顧著手痛沒注意到其他地方,坐上鶴丸的車才發現。」

「神經未免太大條了。」小心握住鶯丸的腳踝按揉,隔著絲襪也能感覺到腫熱,大包平抱怨道: 「剛才就該讓我背上來,逞強什麼?

……論神經大條我可比不上你。」眼睜睜看著自己腳踝被大包平直接抓在手裡,鶯丸嘆了口氣。

 

對鶯丸的無奈不明就裡,大包平扶著對方到客廳坐好,叫了外賣並掛好兩人的西裝外套,心想接下來剛好是周末,鶯丸有兩天的時間可以休息,窩在家裡別四處走動對腳傷的恢復應該有所助益才是。

 

基於求學需要住進遠房表姊家,大包平自動接手大部分家事,並且自認做得比鶯丸還要仔細許多,而鶯丸也不覺得尷尬,畢竟兩人出生的小鎮關係很緊密,居民幾乎都有點親戚關係,兩人更是從小玩到大的,像這樣生活起居都在一間屋子也不覺得有什麼不方便。

 

估摸著晚餐還要一段時間才會送達,大包平拿出膠帶跟塑膠布替鶯丸打石膏的手做了防水措施,把一疊衣服交到鶯丸手上後就將人趕去洗澡。

 

「對了。」關上浴室門前,鶯丸探出頭,「你昨天不是說要告訴我一件很重要的事?

……早就被你嚇到忘記了,再說吧。」

 

沒好氣地回應道,大包平急著關上門掩飾臉上的紅。

 

「該不會是要告白吧?」隔著浴簾,隨水聲悠悠地傳來這句。

「怎麼可能,笨蛋!」突然就被說中心事的大包平惱羞道,用力關上門。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突然發覺暗生的情愫,沒來得及認真思考到底怎麼回事就被這場意外打亂了步調,很有戀愛煩惱的懷春少年大包平踱步回客廳,拿出冰箱裡的麥茶猛灌幾口。

 

突然意識到自己喜歡上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姊姊,對大包平而言就跟走在路上突然被雷打到一樣猝不及防,甚至是很荒謬的一件事。

 

試想,一起玩一起睡,連換衣服都沒避著彼此,與其說是姊弟在他看來更像穿同一條褲子一起長大的兄弟,某天突然讓自己產生心跳加速的感覺,對一個少年來說是件多麼天崩地裂的一件大事……至少對從來沒意識到鶯丸是女性的大包平來說絕對是件大事了!

 

想當初兩人住在一起時也有親戚表示不太贊同,畢竟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難保不會出事,然而鶯丸父母很散漫外加放心地說大包平只是個子高而已,根本還是小孩子,不會發生什麼事,現在大包平只覺得很對不起他們的信任。

 

晚餐時一隻手不方便的鶯丸轉移了大部分的注意力,大包平沒空糾結內心的百轉千迴,說到底他不是個擅長剖析內心世界的人,與其花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如決定周六日該怎麼安排家務。

 

「不用全部包辦,我還有一隻手……把衣服扔進洗衣機按幾個按鈕還不成問題。」見大包平一副要自己待在家裡完全不動的態勢,鶯丸出聲提醒。

「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要碰。」心想自己買完食材回來後正好能晾衣服,大包平這才接受鶯丸的提議。

「偶爾悠閒一下也不錯,只是覺得自己在虐待童工似的。」

「有這份自覺就趕快把傷養好。」說是這麼說,他還是站起身幫鶯丸添飯。

 

看著將某項煩惱拋諸腦後的大包平,早就知道對方最近在糾結什麼,鶯丸也不打算說破,只是狀似感嘆地搖搖頭。

 

「今天也在犯傻啊。」

「飯添太多了嗎?不對,你說誰傻------

 

 

-tbc-

 

 

    金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