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web題材

 

#含髭膝要素

 

#具過激性描寫、道德爭論議題及黑色幽默,慎入

 

 

 


 

 

 

「所以,你沒通過審神者的資格考嗎?」手指無意識地攪動吸管,漂浮的冰塊互相撞擊發出聲響,女人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伯父伯母肯定發很大的火吧,畢竟繼承的指望都壓在你身上了。」

「沒辦法,資質不夠也不是我願意的。」

 

搔了搔頭,青年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最多就是本丸的資源被政府收回去而已,真不懂他們在難過什麼,說到底那也不是他們的東西。」

「怎麼說都是曾祖父輩打下來的基礎,子孫守好才對得起他們……再說家業殷實些,內鬥的時候要消耗也比較有底氣。」說著,女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時之政府投入跟溯行軍的戰爭已超過半個世紀,因為靈力的高低跟血脈有很大的關聯性,審神者這個職位逐步邁向世襲制,間接導致時之政府的權力略有式微的跡象。

現在,為了回收下放的資源也為將勢力重新洗牌,以往鬆綁的審神者資格變得嚴格許多,家族間若沒有力量足以繼承審神者位置的人選,政府是會將本丸回收並分配資源給白手起家的新任審神者的。

 

「所以要到一般公司就業嗎?要的話得趕快找工作才是,還是我介紹幾個工作給你?

「不用麻煩您了。雖然無法成為審神者,但我還是在時之政府任職……畢竟是父母替我求來的,也不好推辭。」

 

停頓了三秒,女人想通了關節。

 

「是打算逼你在他們卸任前找個資質不錯的兒媳頂替位子,順便賭一把看能不能生出他們想要的孫輩?的確,跟其他地方比起來,這裡的人更有可能符合他們的需求……只是看伯父伯母安排,你在他們心裡也只剩當種馬的功能了。」

「就算是事實也沒必要說出來啊,椿小姐。」

「想想還真不錯,跟你結婚就不用從基層幹起,直接坐擁整個本丸的資源跟你長輩建立起來的人脈,那麼大隻的肥羊我看了都想宰……咳嗯,我是說總會遇到利害關係一致的盟友,真替你未來的妻子感到高興。」

「啊啊,直接預設是利益取向的婚姻了嗎?是啊是啊,看這狀況父母親肯定已經放棄跟認識的家族聯姻了,乾脆找個有天賦但沒背景的兒媳還比較好控制,兩方各懷鬼胎,未來的日子一定很精彩。」青年翻著白眼附和道。

 

不著邊際的又聊了好一陣子,隸屬於女人的刀劍男士總算結束演練,被推派來通知刀主的付喪神走進員工餐廳,迥異於人類的薄綠色髮絲很是惹眼,可他已經見怪不怪了。

 

「已經知道自己被塞到哪裡了嗎?」臨行前,女人這才想起還沒問青年的出路。

 

「網路犯罪對策部門。」

「那可不是能常跟異性聯誼的好單位。」

「您口中的好單位早被那些『好人家』預訂了,我父母想找門路還找不到呢。」

 

青年端起杯子,喝下最後一口咖啡,倒是對這樣的結果非常滿意。

 

 

◇◇◇

 

 

沒什麼油水可撈、職業傷害是精神污染又顯得黯淡無光的部門,不可能空降個高官子女把整部門弄得烏煙瘴氣,也不會隨隨便便牽扯到什麼重大弊案,整體而言,他的工作環境非常單純。

 

他自覺這樣的生活很不錯,但每每到父母管轄的本丸拜訪,他們老用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瞪視他,幾次被單方面發火後他就不怎麼回家了,甚至休假時寧可窩在職員宿舍發呆也不願回去跟長輩大眼瞪小眼。

 

差不多際遇的審神者子女和考進這個冷門單位求溫飽的同僚聚集起來,消極卻不怠工地維持整個部門的運作,保障刀劍男士權益的法律如牛步般地緩慢增修,他們這個因為刀劍平權運動而倉促成軍的單位礙於法條粗糙,很多時候即便抓到罪惡的源頭也無法可管。

 

明明是站在第一線對抗罪惡的正義方,卻沒有義憤填膺的躁動氛圍,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味道。

 

「有時候天才跟神經病只有一線之隔。」帶著他熟悉工作的前輩一臉感嘆,點開一個加密網站的廣告。

 

畫面中,視角在審神者跟刀劍男士間不斷切換。

在鍛刀房裡,人類看見的是冷卻材、木炭以及各類鍛造工具,而將視角切換成刀劍付喪神,鍛刀房卻擺放培養槽跟營養液,裡面全是人類的臟器跟組織,未成形的胚胎在人造子宮裡發育,少了鍛刀房古樸端方的氛圍,反而像是實驗室或醫院那樣的地方。

 

而在戰場上,刀裝變成嬰兒,或哭或笑。

……金色嬰兒、銀色嬰兒跟綠色嬰兒。

------吐箭矢的嬰兒、、朝敵人扔巨石的嬰兒,綁在要害保護自己的嬰兒,不一而足。

掛了一排人類嬰兒在身上的刀劍男士整隊出發。

 

……還真是變態的設計。」

「安裝這個軟體後可以調整視角,審神者看到的還是鍛刀資材,不會引起不適。」他的前輩比了一個誰也看不懂的手勢,一臉尷尬,「據說是某個退休工程師的傑作,他擔心刀劍付喪神看到組成身體的材料堆放在鍛刀房會有心理壓力。然後刀裝有著類似刀的氣息卻比他們稚嫩很多,看刀裝被破壞想來他們會不太好受……大概?

「這是付喪神要求他做的?

「怎麼可能。那個工程師靈力低微,連看清楚付喪神都做不到、更何況是溝通?會做出這個八成是坊間的模擬審神者全息遊戲玩久了玩出真感情來、一廂情願覺得這樣做對刀們好而已……但是這款軟體在過激的刀劍保護團體內部很流行就是。」

 

青年不免想到,當初寫程式的人別把他們設定的那麼擬人化,讓所有付喪神看起來都像土佐光信筆下的浮世繪風格,說不定就不會衍生這麼多麻煩了。

不過,也多虧讓他們在審神者眼中呈現人類的樣貌,起碼在派他們去死時還會猶豫一番,否則折損率跟維修作業絕對讓技術部門加班到吐血。

 

「因為外貌太像人進而產生同理心不是錯,但這實在太過激、荒謬到讓人想笑的地步。」

「極端的人道關懷跟過飽和的推己及人所建構的良善,在這種狀態下反而背離了道德基準,卻還是獲得了部分人的認同,只能說是本世紀特有的黑色幽默了。」

 

當然,在工作上接觸的案例不可能都這麼的「良善」,匿名存取的網際網路保護了使用者身分,許多非法交易跟違背社會規範的內容潛藏在其中。

       

私刀轉手或把軍方資源掏出來賣給溯行軍的非法交易網站、獵奇向的肢解藝術跟直播自家付喪神吃溯行軍的過程……此外,付費短刀色情影片跟刀劍男士跟馬交媾的剪輯也不在少數。

 

他們擁有近似於人的外貌,卻沒被賦予與人同等的道德地位和道德權利,一些令人髮指的惡行加諸在他們身上時,反而出現了可以爭議的空間。

諷刺的是,無論支持與否,都是由人類方來界定道德的邊界,話語權從來不在他們手底。

 

他默默混進一個在線人數不下二十人的色情聊天室,畫面上的大床躺了今日的主角,稀有度頗高的源氏太刀兄弟。

 

對比更為隱密難查的私刀買賣,在暗網以刀劍男士為主題的色情網站多不勝數,當然經營人不見得全都是審神者,普通人對刀劍男士的好奇跟意淫帶來了商機,讓裡面混雜了許多贗品,從那些假貨裡面找出真品並通報上級即是他的工作。

 

這個聊天室他追蹤了一段不算短的時日,自稱審神者的台主從未在螢幕上出現,至今無法辨別審神者的年齡跟性別加以鎖定犯人,而依照刀劍男士的聲紋比對,他很確定這是難得的真貨。

 

『嗨嗨嗨各位好,又到了這個時間了,今天的主角是稀有的源氏重寶……啊?OO君覺得上個月的短刀自慰特輯比較有趣?嘻嘻嘻……別這麼說,要拿到源氏兄弟我也費了一番功夫啊嘻嘻嘻……』

『不然這次來個出血大放送好了!只要贊助一定金額就能讓源氏兄弟照你們的指令行動,這樣很好玩吧?正好這陣子來了不少新朋友,遊戲當然越多人玩越好啊!」

『來玩吧來玩吧來玩吧來玩吧來玩吧來玩吧------』

 

審神者透過加工處理的聲音像神經質的小丑,高亢且不斷重複的字句侵擾耳膜,造成些許的暈眩。回過神來,伴隨台主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聊天室的其他人已經開始動作。

 

『一枚虛擬貨幣,讓髭切親吻膝丸的臉頰?啊哈哈哈,好可愛的指令,不管是內容還是金額都好可愛……也是,循序漸進才好玩嘛。』

『五枚,按摩棒擴張。』

『三枚,讓膝丸替髭切口交。』

『十枚,按摩棒跟陽具同時插入膝丸體內......耶耶這會很痛吧?十枚未免太少了……加碼到十二?真的不能在高了嗎,好吧……』

 

隨著「遊戲」的進行,投幣的音效跟太刀男士的粗喘侵略著耳膜。

椿小姐……那位張狂且時時口吐戲謔之言的女性,身邊也有著這麼一對付喪神陪侍,只是名為膝丸的太刀在人前一向緊蹙著眉眼,從未如此刻這般出現異樣的媚態。

總覺得之後有點難面對那位膝丸了,他想。

 

『二十枚貨幣。勒住膝丸的脖子繼續抽插,直到他射精高潮……哎呀,原來OOO喜歡這種玩法嗎?還真看不出來,好吧好吧,反正太刀付喪神的肉體很強韌,稍微刺激點應該無所謂。』

 

隨著台主過份歡快的聲音,髭切的手掐住弟弟的脖子,被這樣對待的膝丸一臉信賴,沒有絲毫生命掌控在他人之手而感到恐懼的模樣。

青年甚至從膝丸的臉上讀出一定程度的亢奮,窒息式性愛提純了感官的悅樂,隨著頸部的壓迫,膝丸臉部脹得通紅、姣好的唇更是因為血行不足染上妖豔的紫色,眼球微微上翻、唾液從嘴角溢出,與之相對的是髭切滿是愛憐的神情還有越發激烈的挺動。

終於,在膝丸窒息前他倆齊齊射了精,重獲空氣的膝丸大口大口呼吸,唾液眼淚跟鼻水弄髒了那張清俊的臉,很能激起人們的嗜虐慾。

 

正當青年以為這次的活動就此結束時,一個跟他差不多時期進入聊天室的會員拋出了下個指示。

 

『------五十枚貨幣。讓髭切拔掉膝丸的指甲。』

 

青年心底突突跳了幾下,對著螢幕嚥下唾沫,想阻止卻無從抗議。

的確,政府為了戰鬥給予付喪神的肉體遠比人類強韌,真要折騰能用上的花樣可比人類多上許多,只要別碎刀再嚴重的創傷都是可逆轉的,這大大滿足了部分人的獵奇心理,而這也是為什麼這類「遊戲」在暗網層出不窮的緣故。

 

『------更正,七十枚貨幣。用咬的,然後吃下去。』這時,那個人再次加碼並微調了指令。

 

有一瞬間,髭切的眼神非常陰冷,而台主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整個聊天室安靜了下來,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那樣的安靜不是反對,是在按捺興奮的情緒等待後續發展。

 

『我拒絕。』

恢復了泰然的神情,髭切笑了笑,越過台主直接對螢幕開口,這是他今天以來首次跟會員互動。

 

『那再加碼,八十枚夠嗎?』

『不是這個問題……不如說,不管你給了多少贊助都不關我的事啊。』

『那為什麼之前的指令都乖乖照做,到我這邊就不行了?你------』

『因為這樣弟弟會痛吧?所以我拒絕。』

 

簡單而平鋪直敍的理由,因為太正論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顯得荒謬,於此同時,沉浸在高潮餘韻的膝丸瞥了鏡頭一眼,面無表情。

 

像是看夠了鬧劇,台主這才出聲:『啊哈哈,既然髭切不想我們也不能勉強嘛,嗯嗯,畢竟是源氏重寶任性些也是可以的,嗯沒錯就是這樣~

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謝謝大家的贊助跟參與,下周同一時間再跟大家見面......啊、現在網站有設置小額捐款,累積到一定金額台主就又能買新的刀來跟大家互動了!剛好有朋友要出售他們本丸多出來的鶯丸,實體我見過了,真的超美!所以快點捐款吧,大家再見~』

 

隨著台主下線,聊天室也跟著關閉。不得不說,跟螢幕那頭的髭切對上眼的瞬間,即便知道那殺意不是針對自己,青年還是嚇出一身冷汗。

幸好,拔指甲的殘虐指令沒被接受,但是,拍片的審神者是基於僅存的道德良知才回絕的嗎……還是說,這只是另一種行銷手段而已?

一方面確保「商品」別太快報銷,一方面其他會員看見自己提出的意見被我行我素慣了的髭切所採用,會為此飄飄然的人不在少數吧?這麼說來的確兼具娛樂跟互動性。

 

揉了揉眉間,正打算回報上級進一步調查這個網站的源頭,走過後方的資深前輩朝他這邊看過來。

 

「喔,這個不用回報沒關係,是另一個部門弄的釣魚網站,專門抓私刀買賣用的啦。沒人跟你說嗎?

「原來如……等等等等,那前幾次的短刀影片合法嗎?

 

就算是為了釣魚執法,讓短刀拍攝那些影片感覺就觸犯仿真兒童色情相關的法律了,相關單位帶頭違法,這……

 

「對上面的人來說,刀劍付喪神不過是科技與靈力結合的消耗品罷了,再怎麼仿真也不能算是人類……運用在釣魚執法上的短刀色情影片是被核准的喔。」

「我彷彿聽到刀劍平權團體的怒吼跟抗議了。」

「反正在暗網發生的事那些團體也不清楚。再說,即便抓到那些違規的審神者,上級的處理態度絕對是和和稀泥就算了,不可能鬧到人盡皆知的。」

 

難以啟齒卻是事實,在這部分違規者跟政府的利害關係一致,頂多記個警告而已斷不會鬧到檯面上,只能便宜他們了。

 

「唉……那些花了一生時間打下基礎的前輩看到現在這樣,不知做何感想。」

「任何體系存在時間久了,就很難維持精神面的鋒利,弊病是不可避免的。再美好的果實都會糜爛,不過於此同時,新的枝枒也會長出來,不必太糾結。」他的前輩聳聳肩。

 

未來的路還很長,總有一天他們這一代的人事物也會變成後人眼中的歷史,這麼一想,或許這些煩惱跟衝突都是有意義的。

 

短暫的交流後,他們繼續埋首於工作。

 

這時,他破解了一組密碼進到匿名網站。

意外的,那是個跟審神者有關而非針對刀劍男士的宗教網。

提出歷史二元論,信仰溯行軍,覺得那是歷史之神的惡面,把審神者視為褻瀆神靈的惡人,加以騷擾並襲擊的宗教組織正在集結人馬,籌劃一波針對退役審神者的恐怖攻擊。

 

「啊,終於有個明確的犯罪行為可以制裁了。」

 

 

-fin-

 

    金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